白沟--一条大街
发布人:南留村:zhaohonglin;zhaohonglin 时间:2013-08-31 11:41:46.0

小时候,感觉北京、天津、保定都很遥远,很陌生,对大城市所知甚少。家住白沟,多少有点夜郎自大。

白沟有一条五里长街,这在一般的乡村是看不到的,我们尽可以向外村人炫耀。

白沟南镇,正街,距大桥胡同不远,路西,有一家铁匠铺。这家铁匠铺门面比较华丽,有一些金属打造的图形镶嵌在建筑物上,图案美观,衬托得这座建筑更加华贵(据说这里原来不是铁匠铺)。最让我感到新奇的是铁匠铺前面伸出来两只荷叶状的东西,铁的,向大人一问,敢情那就是传说中的电灯!是白沟镇繁荣时期留下来的遗物。我看到它们的时候那上面已经没有了电灯泡,当时的白沟镇早已经看不到发光的电灯了。听大人说,闹日本(日寇侵华)以前白沟就有了电灯房。所谓电灯房,当是一个小型发电厂。这两个没有电灯泡的,锈迹斑驳的铁罩子让我自豪了好多年。后来去新城上中学,县城才开始装电灯。忽然一个晚上,学校门口的电灯亮了,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能发光的电灯。

我小时候的白沟大街依然保持着商业一条街的风貌。靠近南阁一带商家比较少。随着市面的萧条,有些店铺关张了,但是依然保留着铺面的形状。从南阁往北走上一段路,商家逐渐多起来。杂货铺、瓷器店、药铺、布庄、文具店、糕点铺、鞋铺……一座连着一座。每个店铺前面都有走廊(当地叫厦子)廊下是平台,各家的走廊与平台连接起来,就在大街两侧形成长廊与通道。下雨天走在长廊下,头上淋不到雨,脚下沾不到水,尽可以轻松自在地进出各家商铺。如果这种建筑能够完好地保存下来,现在可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我家住在南镇。我们的住所原来是一个大商家的产业。前面临街是铺面,往后是过厅和住宅,从后门出去就是西后街。这是许多商家采用的建筑形式,通常店铺后面都有院子,院落与院落间有侧门相通,当地俗称“通前到后”。从大街穿堂而过,走到西后街(或者东后街)感觉要花费许多时间。

有的商家倒闭了,破产了,“通前到后”的房产被分割变卖或者出租,这样的建筑形式就被化整为零,分别住进几家住户。我家是后来者之一。

从我家往北去,商家很多,上街买东西很方便。但是除去买些酱油、醋和一些日用品,也没买过很像样的东西。那时候大部分白沟人囊中羞涩。

我家北面是杂货店,再往北是一家理发店,理发店北面又有一家杂货店,就是我曾经提到过的元发号。元发号的对面,路东,又是一家理发店。这两家理发店在我的记忆中是鲜活的。

路西这家理发店的主人姓赵,他家的长辈们与我父亲有交往,我也经常到理发店去玩。那时候我认识字了。记得理发店墙上挂着一面玻璃镜子,里面镶嵌着一幅山水画。镜子两侧是压在玻璃后面的对联:勤俭黄金本,诗书丹桂根。

这是一个勤俭人家,主人粗通文墨。父子两人都是理发匠,都操刀剃头。我管老年理发匠叫爷爷,管年轻理发匠叫叔。除去理发,他家还种地。店铺后面是住宅,有牲口棚,棚里养着一头大叫驴。理发匠叔叔牵着大叫驴出去遛,有时让我跟着,叔叔待人很和气。

理发匠爷爷不如理发匠叔叔随和,爷爷说话有些尖刻。我们白沟许多人说话诙谐里面都透着尖刻。语言形象,生动,犀利,有时候对方不容易接受。我大概就是继承了白沟人的这种语言风格,所以我写相声有些天分。记得有一个来白沟赶集的小伙子到理发店理发,小伙子留着分头,可能不经常洗,头发较脏,他又很挑剔,以为自己花了钱,就挑三挑四,惹得两代理发匠都不高兴。小伙子理完发走了,理发匠叔叔说,这小子事还挺多。理发匠爷爷接过来说,瞧那一脑袋头发,抠都抠不动,洗下来的这点泥够抹两间房了。

路东那家理发店生意比较火,比较新潮,当地一些新发型都是从这家理发店炮制出来的。经营这家理发店的也是父子两代人。父亲基本不干活,主要靠他儿子操作,有时候聘用一个理发匠来打工。他们姓什么记不清了(好像是姓田)记得年轻理发匠小名叫六儿,假如姓田当是田六儿,长得白白胖胖,留着大背头,嘴里还有一颗彰显富贵与风流的金牙。要按现在的话说他是白沟镇的大腕。他会拉京胡,还能唱两口京戏。每到晚上,理发店里点上汽灯,就聚集一些人连拉带唱,十分热闹(这家理发店到晚上就变成一个文化活动场所)。后来白沟北镇组织业余剧团,演出评剧《艺海深仇》,这位理发店的少掌柜饰演剧中的反一号——大恶霸闫五,演得活灵活现。如果他现在还健在而且还年轻,我一定推荐他去拍电影。

那时候还没听说过企业文化这个词,但是这些自发的文化活动大大提高了理发店的知名度,为他们聚集了不少人气,加上他们接受新鲜事物较快,所以他家的生意一直很好。后来他们还从外地请来一位武师,教授年轻人练武。理发店里晚上不唱戏了,远远就听到咕咚、咕咚双脚跺地的声音。这个镶着金牙的大腕总是不安生。

大街上还有几家饭馆,门前挂着幌子,门里飘散着各种菜肴与热油的混合气味,小勺敲击大勺的声音夹杂着跑堂伙计的叫喊声,为这条大街增添了一些生气。我去上学,差不多天天从这几家饭馆门前走过,却从来没进去过。放学回家,饿着肚子经过饭馆门口,从里面飘荡出来的香味就格外诱人,经不起诱惑的鼻子便窃取了饭馆的余香伴随我回家吃贴饼子、窝窝头。

阅读(1568)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