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 一个肉铺一眼井
发布人:南留村:zhaohonglin;zhaohonglin 时间:2013-08-31 11:42:57.0

干石桥北头,路西,原来有一家肉铺。铺面不算很大。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间油乎乎的屋子。肉铺里常年挂着红白相间的猪肉或者猪头、下水、心肝肺之类的东西。平时顾客不多。偶尔有一只狗乘人不备溜进肉铺里,企图在地上寻觅一点残渣剩肉,肉铺掌柜便从肉墩子上抄起一把刀,呵斥着将狗赶了出去,那狗就夹着尾巴从石桥上逃走了。

白沟不逢集的时候,谁家想吃肉就到肉铺去买。但是我不记得我们家去肉铺买过肉。家境不富裕,伙食以咸菜、贴饼子和棒子面粥为主。最好的菜肴是熬白菜,也很少放肉,顶多搁点虾皮。除非家里来了重要客人,炒两盘带肉的菜,主要让客人享用。当时白沟镇的人们买肉的机会不多,肚子里都没什么油水,肠胃都很纯洁,大腹便便的人极为少见。那时候都以为长胖了是人的福分,瞧人家长得多富态!语气里充满了羡慕。如果有人提出要减肥,不被人说成是疯子,也会被骂成吃饱了撑的。

当时白沟镇的肉铺不止这一家。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就是杀猪卖肉的,他的肉铺在白沟南镇。有时候我父亲去帮助朋友杀猪,我们家就有了改善生活的机会。父亲会带回一些蹄、头、下水,让我母亲炖了,全家人就算是过个年。

干石桥北头的这家肉铺在白沟镇并不算出众,但很有些说道。因为这家肉铺与两位皇帝扯上了关系。听老人讲,这家肉铺的后院有一口井,井里没水,是一口枯井。想当年金军攻破北宋都城汴梁,将宋徽宗与宋钦宗俘虏,押往北国,经过白沟渡,将二帝囚禁在一眼枯井之内,那口井便是干石桥肉铺后院的这口枯井。因为这一眼枯井,这家肉铺便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我小时候,具备小学五六年级的学校称为高小。白沟镇的高小在北镇的双胡同。我家住在南镇,每天去高小上学,或者走西后街的河堤,或者走白沟镇大街。走大街必须经过干石桥,也必须经过这家肉铺。每当经过这家肉铺的时候,就会想到那两个皇帝,想象着他俩蜷缩在井里的情景。当时我们还不知道“靖康之变”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想到两个皇帝被弄到井里去一定很难受。因为年纪小,没有条件去肉铺后院做实地观察,看看那口井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想起来也很遗憾。

有时候忍不住问大人,肉铺里那口井深吗?大人说不算浅。又问,为什么没有水呢?大人说有水不就把俩皇帝淹死了?想想也对,俩皇帝总不至于在水里泡着呀,那又不是澡堂子。再问大人,现在那口井是空的吗?大人说那口井没空着,肉铺在井里存放猪肉呢。

因为枯井里冬暖夏凉,夏天把猪肉放进去不会很快变质,冬天也不会冻硬,因此在这一眼枯井里,滴着血水的猪肉便取代了两位失魂落魄的真龙天子。

大宋朝本是一个繁荣富足的朝代,皇帝享受惯了锦衣玉食,忽然沦落为俘虏,被囚禁在一眼枯井里,那是何等的凄惨!自古英雄赴死者大有人在,委曲求全者也不在少数。英雄赴死成全了一世英名,委曲求全者怀揣着某种期待。除去卖国求荣的汉奸或者损人利己的卑鄙小人之外,想想多少人多少事都需要委曲求全啊!宋徽宗与宋钦宗从金銮殿沦落到枯井里,落差多大?但是他俩还是要活着。这爷俩窝囊归窝囊,未必不抱有某种期望,艰难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我们老家有句俗语——好死不如赖活着,对这两位被俘的皇帝倒是很生动的写照。

我查了查,河北、辽宁、吉林直到黑龙江,多处都保存着囚禁过宋徽宗与宋钦宗的枯井。看来金军押解二帝北返,辗转去五国城,一路行走一路挖井,他们也不嫌麻烦。当时的金人挺缺德,对两个皇帝变着法地侮辱虐待,一点都不知道优待俘虏。胁迫两位皇帝北返,好歹也给俩人安排个住处,何必把他俩弄到井里去呢?

如今各地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提升知名度,纷纷打文化牌,打名人牌。不管是真是假,多处枯井都与皇帝拉上了关系,而且大肆宣扬,惟独我们白沟古镇对干石桥的枯井没做过考证与宣传。不知道是因为白沟人不图虚名还是光顾挣钱花钱,忘记了那些与箱包无关的东西。

听说白沟已经由镇变成市,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白沟有着很悠久的历史,更有很丰厚的文化积淀,她应该不单单是一个现代化的商业城市,还应该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阅读(1490)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