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 白沟是条船
发布人:南留村:zhaohonglin;zhaohonglin 时间:2013-08-31 11:43:40.0

白沟是一条船。我说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的白沟。

那时候白沟镇是一个狭长的古镇,有三条长街贯通南北。中间是白沟大街,东面是东后街,西侧是西后街。白沟大街号称五里长街,这在白沟人心里很引为自豪。后来我知道了北京城的长安街是十里长街,而白沟的大街仅仅比十里长街短一半,也曾向外乡人吹嘘过一阵子。

南北狭长的古镇三面临水。一条长长的河堤从东面延伸过来,在白沟镇的东南甩了一个弯,把白沟南镇兜在怀里,然后顺着西后街的外侧往北爬行,牢牢地把北镇抱住,向东,再向北,蜿蜒到十里铺方向去了。

那时候河堤外面还有水,白沟河的一条支流从十里铺那边流淌过来,围着白沟镇绕了半个圈子,汇入古镇以南的大清河。可惜那时候白沟人坐不起飞机,也不知道有热气球之类的东西能把人带到空中去。不然的话,升到高空俯瞰白沟,准能发现白沟镇像停泊在码头上的一条船。

如今的白沟镇喧嚣而繁华。虽然河流已经干涸,但是财源却仰仗现代人的经济流通方式川流不息地流进白沟。据说除了我们这些迁徙到外地的白沟人之外,固守在老家的人们都腰缠万贯。这话虽说有点夸张,但我想象,假如现在从空中俯瞰白沟,当是另一种景象,可能会看到荒漠的河道包裹着一个金碧辉煌的大钱柜。

或许因为我没生活在如今的大钱柜中,享受不到财源滚滚的乐趣,便很怀念当年的那条船。

在白沟镇还是一条船的时候,我出生在这条船上。

曾经听过一些传说,凡是天降大任于斯人的那种人降生的时候,必有灵异现象发生。或红光普照,或百鸟齐鸣,上天用此方式昭示黎民百姓,这个孩子不是凡夫俗子,将来必成大器。我这辈子很惭愧,从来没听爹妈说过生我的时候有什么奇异现象发生,老天注定我就是一介草民。草民也罢,该出生还得出生,我臊眉耷脸地降生在这条风雨飘摇的船上,给人间添了一个吃粮食的活物。虽说老天没有在我出生的时候制造什么舆论,我想我出世的时候也不会很寂寞。因为降生在船上,我那第一声啼哭肯定会唤起一片蛙声。

那年头蛤蟆多。我们老家管蛤蟆叫河蟆。白沟周边水多,水边生出许多杂草,草棵里潜伏着形形色色的河蟆。绿的、灰的、黄的、花的,河蟆爷爷、河蟆爹、河蟆儿子、河蟆孙子济济一堂,吃着虫子泡着澡,无忧无虑地鸣唱着,尽情享受着纯净的河水与新鲜的空气,肯定比现代有钱人吃鲍鱼蒸桑拿舒畅百倍。雨前雨后,蛤蟆的叫声尤其动听。夜晚躺在炕上,你会听到悠扬的蛙声传到屋里来,陪伴你进入梦乡。那声音绝不扰民,不像现在邻居小伙子扯着嗓子唱OK,走腔跑调,炼狱一般地折磨人。如果现在的白沟镇依然是蛙声一片,我想京、津、保三地乃至周边省份的旅游者会云集白沟,站在河边欣赏青蛙大合唱。

如今白沟镇不见了蛤蟆,但是白沟人并不觉得失落,当年那种情景已经被当代另一种景观所取代。走进白沟的街市,会发现层层叠叠,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箱包充斥着白沟镇。拉开拉锁,箱包的嘴大张着,颇似蛤蟆,只是发不出动听的叫声。

在白沟镇还像一条船的时候我们也常常念叨起这条船。记得小时候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子到河里洗澡,在水里扑腾累了,光溜溜地躺在岸边的沙滩上休息,看着那长长的河堤,经常会发起关于这条船的议论。说白沟镇是一条船,船头朝南,冲着大清河,因为这里风水好,所以这条船永远也不会漂走。说白沟镇是一条船,水涨船高,所以每年发大水都淹不了白沟。这些话都是从大人嘴里听来的,颇有一些神话色彩。那水涨船高的说法很像《白蛇传》里的水漫金山,只是没听说过法海和尚与白沟镇有什么关系。

白沟镇周边有好几条河——白沟河、拒马河、大清河,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支流,俗称河沟子。什么时候这些河里能流淌着清水,翻滚着浪花,河边还会长满青草,我们还会听到一片蛙声……

阅读(1514)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