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那时的白沟庙会
发布人:南留村:zhaohonglin;zhaohonglin 时间:2013-08-31 11:45:51.0
农历二月十九、三月十六、四月初八、十月初十,是白沟镇的庙会。

  在东大寺还存在的时候,依稀记得那里还有香火。后来逢庙会,再没见过有人去庙里烧香。娱乐活动逐渐取代了祭祀敬神,随着社会的变革,庙会的功能也变了。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白沟的庙会就不在庙宇附近举办了。东后街北头,有一片空场,叫白家场,应该算是白沟镇的文化广场,这里是庙会的主场地。每当见到广场里堆起杉篙、木板与芦席,心里就涌出一阵喜悦,又要举办庙会了。不是每个庙会都要大操大办,都要搭台唱戏,三月十六的庙会经常简办,因为前面有二月十九,后面接着就是四月初八,似乎需要休整一下。

  孩子们像盼望过年一样,也盼望过庙。过庙也吃好的,也看戏,也有零花钱,有时学校还放两天假,其乐融融。

  几十年过去了,一种声音一直在我心中萦绕,那是从戏台上飘散出来的弦乐之声。从我家去赶庙会(当时叫上庙)穿过大寺胡同,沿东后街往北走,就隐隐听到那声音了。于是,心里慌慌的,奔着那声音赶去,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听得真真切切了,就看到戏台了。

  唱河北梆子的时候居多。板胡与竹笛的声音清脆而高亢,裹胁着演员的真假嗓音,响彻云霄,能传出很远,上庙的人多是奔这声音来的。

  庙会的场面很大。以戏台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到处是商贩扯起的布棚或者临时搭建的席棚,天女散花一般,布满整个广场。戏台上的声音是响亮的,宏大的,是主旋律。与主旋律相匹配的是形形色色的叫卖声,各种杂耍的伴奏声以及人流中涌动的呼唤声,熙熙攘攘,热热闹闹,让赶庙的人们享受着嘈杂的快感。

  香草荷包是庙会上一道亮丽的风景。从庙会上走出来的俊男靓女们,大多在胸前挂了一只香草荷包。荷包用彩线编制而成,里面装了香料,下面垂着花花绿绿的穗子,很招摇地摆动着,吸引别人的目光。戴了香草荷包的人感觉全身都是香的,比现在的靓女们身上喷洒了法国香水还惬意。

  卖香草荷包的很值得一看。他们在庙会很显眼的地方扯起宽大的布棚,布棚上挂满五颜六色的荷包,俗艳而美丽。布棚前面有柜台,柜台上铺了蓝布,上面堆着黄澄澄的香草面,有的还在柜台上摆放一只铁铸的猴子,通身黑色,是他们的标记。卖香草的伙计叫卖时总提示人们,黑猴为记,老字号。他们的口头宣传很起作用,我把它记了几十年。

  他们的叫卖很有特色,不是喊叫,是唱。唱的内容并不都是夸耀香草如何如何地好,多数是唱戏,唱戏文。后来我到了保定,接触到一些地方戏曲,方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唱的是定州大秧歌。

  俺小王(哎)在南学(耶)把(耶)书念(耶)哎!

  定州大秧歌有一出戏——《小王打鸟》。

  卖香草面的几个人站在柜台里面,你一句,他一句,接替着唱,大概是扮演着不同角色。

  一面唱着,随手抓起一把香草面,对着围观的人群一吹,香草的气息扑散到人们脸上,让你感觉到香气扑鼻,禁不住掏钱买一只荷包挂在身上。

  卖香草唱定州秧歌,可能来自定州。

  卖冰水的唱的也好听。

  前些年蔡明表演小品,模仿港台腔调说我要喝冰水。奶奶不解,问什么是冰水,她只好说就是凉白开。

  当时蔡明还年轻,饰演小姑娘。后来我给她写小品,改为大姑娘。过了两三年,蔡明对我说,你别再让我演姑娘了,我都多大了?再后来就让她表演小媳妇乃至中年妇女。岁月不饶人。

  当年庙会上卖的冰水不是凉白开,是加了冰的凉水。冰水是冷饮的统称。

  卖冰水的把车推到庙会上,车上放了几只瓷盆或者铜盆,盛满加了颜料的凉水,放了一些糖精,再泡上一块冰,这就是冰水。他们手里拿着一只铜制的勺子,敲打着瓷盆或者玻璃杯,嘴里唱着:

  前山后山都赶到,接着来赶白沟庙,白沟庙上不卖钱,卖冰水的遭了难。

  所谓前山后山,指的是后山庙会,当时的后山庙会规模很大,影响也很大。他又唱:

  怎么那么凉啊怎么那么凉,白开水来加冰糖!

  怎么那么甜呀怎么那么甜?光长碗来不涨钱。

  有虚假广告的嫌疑。不是白开水,也绝对不是冰糖,是凉水加糖精。

  冰也不干净。

  那时候没有冷冻设备,不能制作冰块。即使有,造价太高,卖冰水的用不起,再说也没电。

  十冬腊月,河里的冰结的很厚,人们把冰面凿开,取出冰块,如桌面大小,然后将冰块拉到岸上,装进坑里,盖上麦草,再用土填埋,这就是冰窖。到夏天,打开冰窖,将冰窖取出来,供给卖冰水的,卖冰水的就到庙会上高唱怎么那么凉啊怎么那么凉,白开水来加冰糖。

  没有人去打假,随便他唱。

  两分钱一碗,不为解渴,为解馋。我们身上没多少零花钱,需要计划经济。

  有时候卖冰水的用刨子将冰块刨成冰花,盖在冰水上面,加钱,算是高档饮品。

  什么可口可乐、雪碧、冰红茶,什么雪糕、冰激凌,做梦都不可能梦见。

  能解馋的还有甘蔗。

  甘蔗有两种,一种如高粱秫秸,便宜。另一种就是现在所见的甘蔗,叫洋甘蔗,贵,大多是切成段卖。如能扛一棵洋甘蔗从庙会走出来,会神气的不得了,如同现在某些大款开着宝马招摇过市,斜视买不起洋甘蔗的伙伴们,一览众山小。

  庙会是人们的盛大节日,甚至比过年更激动人心。过年讲求合家团圆,庙会则是亲戚朋友相聚的日子。庙会期间,差不多家家都来客(读且)七姑八姨,姥爷姥姥或者表叔表哥,坐着大车来白沟赶庙会,家里顿时热闹起来,把平时积攒的美食拿出来招待亲朋,孩子们不但跟着解馋,兜里也增加了零花钱,我们天天盼着过庙会。

阅读(2851)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