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山西会馆
发布人:南留村:zhaohonglin;zhaohonglin 时间:2013-08-31 11:46:43.0

山西会馆俗称老爷庙。在白沟南镇大桥胡同的西头。这座会馆大约是晋商出资兴建的,可见当年来白沟镇做生意的晋商不少,也能想象出当年白沟镇的繁华景象。

  关老爷是武圣人,武财神,是山西的形象代表,是山西人的荣耀。凡是山西会馆,必然供奉着关老爷。关老爷重义气,晋商把以义取利作为经商的行为准则,赢得了世人的信赖,所以当时的晋商成了气候。

  这座庙的布局有点特殊。它有两座山门。一座山门冲西开,门前不远就是河堤。走进山门,是一间较宽阔的厅堂,无神像,两侧有两个门,南侧有一门通向钟楼,北侧有一门通向鼓楼。穿过这座大厅,是一座四四方方的院落。院落很宽阔,青砖铺地,十分规整。院落东面是老爷庙的正殿。殿宇巍峨耸立,气宇轩昂。殿前有平台,平台以内便是关老爷居住和办公的大殿。那时候我们经常在庙台上胡乱翻跟斗,在大殿里模仿唱戏,一通折腾。这座大殿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大殿正面端坐着关老爷。关老爷多次被皇上封为关帝,这里的关老爷头上戴的就是秦汉时期流行的皇帝帽。小孩子不懂关老爷有多么神圣,说关老爷的脑袋上扣着一只簸箕,簸箕上滴里搭拉地吊着一串串珠子。这个比喻虽说不雅,倒也很传神。关帝高高在上,眯缝着眼睛,好像心里一直在琢磨事。据说关老爷不能睁眼,睁眼就得杀人。因此我们十分害怕关老爷睁眼。万一哪天看到关老爷两只眼睛睁开了,我们一定会屁滚尿流地逃走。关老爷脚下站着两个人。一是周仓,手里拿着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另一位是关平,手上托着一部很厚的书,大约那就是关老爷喜欢阅读的春秋。墙上有壁画,彩绘,挺好看。画的是关老爷的英雄业绩。印象最深的是古城会。胡子拉茬的张飞在城楼上飞扬跋扈地擂鼓,关老爷提着大刀在城下斩杀蔡阳。老蔡阳做梦也没想到关羽会成为关圣大帝。如果知道,吓死他也不敢追杀这位武圣人。风尘仆仆追到城下,反被关老爷一刀砍了,真是倒霉催的。

  另一座山门冲南,对着大桥胡同。走进山门便看见四大金刚很威严地站立两厢,身子稍稍前倾,一副俯瞰天下的姿态。从四大金刚面前穿过,依然是那座四四方方的院落。穿过院落往北,另有一座佛殿,好像供奉的观世音菩萨。

  一东、一北两座大殿与其他屋宇连接起来,错落有致,形成古建筑群。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请关老爷与观世音菩萨去做邻居?他俩应该不属于一个系统。

  如果老爷庙能保存下来,肯定是白沟镇的一大景观。可惜全部建筑已荡然无存,它的形象只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大桥胡同西头有一座桥,胡同因此得名。山西会馆的钟鼓楼居高临下俯视着那座桥,也俯视着那条河。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枫桥夜泊的情景白沟镇也有,只可惜白沟镇没有张继。

  我记事的时候山西会馆还比较完整。但几乎没有什么香火。去庙里玩,偶尔发现关老爷面前插着香,丝丝屡屡的香烟升腾起来,感觉神秘而新鲜。没见过真正的和尚,起码是穿着打扮像和尚的和尚。有两位庙里的人,也有说他俩是和尚的。但那时他俩并没有和尚的装束,都把自己等同于普通群众。俩人一个姓徐,另一个姓庞。姓徐的中等个头,较瘦,管着这座庙。姓庞的是个矮胖子,在临街辟出一间房,开了个小杂货铺,做小生意。两人说话都是山西口音。我想他俩未必是和尚,也许是山西会馆的管理人员。会馆萧条了,有能耐的人走了,他俩滞留下来,勉强在庙里度日。

  我们这些孩子很淘气,有时想去庙里玩,姓徐的不让进去。进去了,他也会往外轰我们。我们都讨厌老徐。年龄稍大的孩子教我们在庙外面唱歌,歌词只有一句,极其通俗:

  阎老徐、阎老庞你是个大坏蛋!

  后来我经常回忆起这一句歌词,总是不明白阎老徐与阎老庞是什么意思。明明一个姓徐,一个姓庞,总不会又都姓阎吧?后来知识多一些了,我便进行推理。阎锡山曾经是山西的一个符号,老百姓称呼为阎老西。孩子们模模糊糊地认为阎老西是山西人的统称,就给老徐、老庞冠以阎老徐,阎老庞的称号。

  老庞很少说话,也很少干预我们进庙。老徐爱管事,而且与乡亲们很熟悉。我们在庙里淘气,他会告诉我们的家长。也许哪个大孩子因此挨了家长的一顿揍,怀恨在心,就编歌报复他。那时候都说白沟河的孩子聪明,我想也是,从小就知道制造舆论。有时候我们正唱着,庙门突然敞开,老徐突然出现,操着山西话驱赶我们。大家一哄而散,远远地站在河堤上去唱。气得老徐在庙门口骂街。他的山西口音吐字不清,嘴里像含着块热山药,也不知道他骂的什么。孩子们嘻嘻哈哈地笑着,唱着,想想真够气人,也真够讨厌。

  渐渐地庙里住进了一些人家,把原来和尚们居住的房子侵占了。我有个小学同学,姓王,他姥爷是山西人,他与姥爷一起生活,就住在庙里。后来庙里居住的人家多起来。我的一位姑奶奶和表叔一家人也搬到庙里,住进了一个跨院。不知道是谁批准的。也许是老徐收受了好处,开了后门。后来老徐、老庞都死了。庙里能占领的房子都被平民占领了。只是大殿没人居住,谁也不敢去亵渎菩萨,更不敢得罪关老爷。

  一年冬天,老爷庙的庙台上堆了一堆柴禾。柴禾上面蜷缩着三个衣服褴褛,蓬头垢面的人。是叫花子。叫花子也敬畏神灵,不去打扰关老爷。虽然天冷,也不到大殿里面去,只在庙台上将就,觉悟不低。一天傍晚,我看见花子们在庙台下面生了一堆火,火里烤着什么东西。我在旁边看着,也不敢问。过一会来了个大人,说他们在烤鸡。花子们捉来一只鸡,用胶泥包裹上,放到火里烧烤。胶泥干透了,里面的鸡也烤熟了。将泥剥开,鸡毛随着胶泥褪掉,露出鲜嫩的鸡肉,这是叫花子的大餐。没等到花子们将鸡肉剥出来,站在我旁边的大人就催促说回家吧,回家吧。我只好恋恋不舍地走了。那个大人为什么催促我走呢?现在我才明白。他怕我嘴馋,更担心他自己馋得受不了。他比叫花子还穷。现在饭店里有叫花鸡,我点过这道菜,味道一般。因为不是叫花子烤的,不正宗。


阅读(1552)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