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白沟渔趣
发布人:南留村:zhaohonglin;zhaohonglin 时间:2013-08-31 11:48:52.0

早年白沟镇四周多水,有水就有鱼,捕鱼很方便。然而镇上的居民或做生意,或种地,也有经营船舶运输的,以打鱼为业的人却极少。记得有位男子,腿有点瘸,头顶有些秃,人们叫他拐树立。他以捕鱼为生。拐树立不是张网捕鱼,而是下河摸鱼。一不用船,二不用网,赤条条下得河去,全凭自己的两只手将鱼抓住,节省了许多捕鱼的成本,这真是个奇人。

  据说这位奇人有超常的水下功夫。在水里睁开眼睛能看清大鱼小鱼游动,还能在水里换气,在水下能呆很长时间。我想水泊梁山的浪里白条也不过如此。

  我们这些孩子把拐树立当成英雄推崇,关于他的传说也不少。听说日本鬼子曾经抓他去修炮楼。他乘鬼子不注意,一头扎进河里,踪迹皆无。鬼子兵端着枪等候他的脑袋出水,想一枪结果他的性命。鬼子兵傻呵呵等了半天,也没见那颗光秃秃的脑壳浮出水面,以为他在水里淹死了,就把枪收起来开路了。岂知这位水下英雄已经顺水游出去很远,在鬼子兵看不见的地方上了岸,顺手还抓了一条二斤多的大鲤鱼。我们的英雄抗日不忘抓生产,着实秃得可爱。

  拐树立最过硬的本领是凿冰摸鱼。在严寒的冬季,他在冰上凿开一个窟窿,赤身裸体钻进去,在冰下抓鱼。人的身体是暖的,能把冰层下面游走的鱼吸引过来,正好下手捕捉。他的腰间带着一只网兜,将抓到的鱼放到网兜里。待他从冰窟窿钻出来的时候,那网兜里面卜卜楞楞装着几条大鲤鱼,守候在冰上的老婆就呲开嘴乐了,这几条鱼能换几天的嚼谷。

  冬天,人们见到河岸上生起一堆火,就判断拐树立要破冰抓鱼了。他从冰窟窿钻出来的时候,身子几乎冻僵,赶紧到火堆旁边取暖。那火堆就是拐树立下河作业的信号。

  拐树立凿冰捕鱼的时候需要有人在冰上配合。他身上栓着一条绳子,交由冰上的人牵着,引导他顺利返回冰面。牵绳子的活原来是他老婆承担。后来他收了一个徒弟,就让徒弟取代了老婆。这徒弟年龄小,贪玩。有一次他正在冰面上执行任务,看见岸上有埋人的,穿白戴孝,扛着灵幡,很是热闹。小徒弟一时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丢掉绳子,跑上岸去看埋人。拐树立失去了绳子的引导,在水里迷失了方向,换成旁人必然憋死无疑。多亏是他,在冰层下面摸索了半天才找到出口。当他从冰窟窿钻出来的时候,秃脑壳都憋青了。见徒弟还在岸上看热闹,便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打了徒弟两个耳光。那些穿白戴孝的人正在啼哭,忽然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家伙冲过来,女眷们惊得四散奔逃,男人们怒不可遏,差点把拐树立推进坑里殉葬。

  我们这些孩子也下河摸鱼。由于我们不具备拐树立那样的本领,只能在水浅的地方摸索,碰巧了也能摸到一条半尺长的鲫鱼。

  最有趣的是抠螃蟹。螃蟹的窝大多做在胶泥坎上,贴近水面有圆形的窟窿,螃蟹就藏在窟窿里面。螃蟹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一般是两个洞相通,感觉受到威胁的时候,它会从另一条洞里逃生。我们先用一只手堵住洞口,另一只手伸进另一个洞里去惊扰螃蟹,螃蟹逃走的时候正好落入魔掌。我们比螃蟹智商高。这样,一个中午能抠到十几只螃蟹。那时候靠近水边经常会种着青麻,我们将麻纰剥下来,把一只只螃蟹拴成串,带着胜利的喜悦回家请功,往往会遭到家长的一顿斥骂。家长不鼓励孩子下河摸鱼,愿意让孩子读书学习。

  如今野生鼋鱼身价很高,饭店里一道菜要上百元。那时候我们根本不拿这玩意当回事。王八,这名字就受人鄙视,因此就有许多不利于王八的说法。一说长虫(蛇)钻了牛粪就会变成王八,所以如果抓住王八要把它吊起来,吊一宿,第二天这只王八会现出原形,变成一条蛇。这种无稽之谈听起来挺吓人,也让人恶心。又说王八这东西轻易不能吃。万一不小心把王八骨头吞下去,横骨插心,会致人于死地。也不知道这些说法是谁传出来的,反正我们深信不疑,所以许多王八就幸存下来。

  晌午,日光好的时候,王八们纷纷爬到河堤上晒盖子。聪明一些的会借助灌木丛作掩护,傻一些的就肆无忌惮地趴在堤坡上,尽情享受日光的照射。孩子们去河里洗澡,走下河堤的时候,会把它们惊起来,这些圆乎乎的家伙笨拙地往水里奔逃,样子十分可笑。

  我见过在水里叉王八的,就在白沟镇西边的河道里。有两个人,每人手里拿着一把钢叉,肩上背着一只口袋。河东边一个人,河西边一个人,趟着河边的浅水往前走,边走边用钢叉往水里戳。忽然,其中一个人将钢叉举起来,就有一只王八四脚朝天在钢叉上挣扎。这个人将王八装进口袋,继续前行,不急不躁地完成他的叉王八事业。

  还有一种乐趣是捉虾,这是孩子们力所能及又能够因陋就简的捕捞方法。拿一只篮子,用旧布蒙上,布上剪开一道口,把捡来的一块骨头放进篮子里,再放进去一块砖头,用绳子将篮子拴住,扔到河里去,一会把篮子拉上来,篮子里面就会有活蹦乱跳的几只大虾。这种作业最好在阴雨蒙蒙的天气进行,晴天捕捞效果不理想。我家住在西后街,离河边不远。阴天捉虾,不但可以改善生活,还能获得许多乐趣,至今记忆犹新。

  现在每见到一条小河,就会想起儿时捉虾的情景。真想找只篮子试一试,重温当年捕捞的乐趣。然而转念一想,这种经过污水处理的河里还能有鱼虾吗?即使有,捉上来谁敢吃呢?如今生活富裕了,不差买鱼虾的钱,解馋不是问题,问题是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快乐,想想也很怅然。

阅读(1609)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