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类型:名人展示-->社会-->科研
《现代化之忧思》没有基督教就没有近代科学
发布人:白沟新城:李晓峰;lixiaofeng 时间:2013-10-24 12:51:21
吴国盛:应景学术难获诺奖

  吴国盛,男,1964年生,湖北省武穴市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北京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副理事长、中国 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科学传播与科学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曾出版《反思科学》、《让科学回归人文》、《现代化之忧思》、《时间的观念》等书。

  《科学的历程》

  本书以人文视角审视科学的发展历程,通过介绍科学家的生平、描述科学发现过程,剖析人类每一次重大科技进步背后的推动力,以及对人类发展的深远影响。

  《现代化之忧思》

  技术剥夺了一切神圣,也使人丧失了家园;现代化犹如吸毒,以给人快乐为诱饵,让人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使人生的目的只在于享受,也终将面临身体 或生态系统承受力的极限;不是落后使人挨打,而是先进往往挨打……这些观点,让作者成为一个公众视野中的孤独者,正统话语中的叛逆者。

  日前陆续颁发的诺贝尔奖让中国大众的眼光又聚焦到科技创新上,中国科学家是否到了获奖临门一脚的时候?什么样的科研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昨日,吴国盛应武汉科协的邀请,来汉做主题演讲,本报记者采访了他——

  ●我并不认为中国科学家的研究工作已经好到了距诺奖只是临门一脚的程度。计划学术、实用学术、应景学术(获诺奖)都比较困难。

  ●我们中国人对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存在不少误解,最大的误解就是科学与宗教是永恒的敌人。

  ●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商业化应该慎重,为了不耽误转基因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可以先考虑做别的,不要一开始就主攻食品。

  ●今天的科学家是职业科学家,靠做科学拿工资、赚报酬,甚至靠科学发家致富,并不是自由的科学家,因此,在重大决策时,科学家并不是中性的,并不是天然就代表真理一方。

  诺奖也有运气论

  问:结合您新版的《科学的历程》,让我们谈谈今年刚刚评选的诺贝尔奖吧,物理学奖颁给希格斯等理论物理学家,听说霍金又打赌输了。

  但据说“希格斯粒子”和“希格斯场”之类的名字是因为其他科学家(温伯格)的引用疏忽而命名的,同时另一位论文作者因为去世而没能等到获奖,科学研究中也有“运气和宿命”吗?

  答:我对今年的物理学奖项不是很熟悉。但可以肯定,科学研究中有运气,获诺贝尔奖更是有运气的成份。不是你聪明、勤奋就一定能够做出伟大的发现,也不是你做出了伟大的发现就一定能够获得诺贝尔奖。

  问:现在很多人说中国科学家已经到了获诺奖临门一脚的时候,您怎么看?如果有机会,您认为在哪个学科突破的可能性更大?

  答:我并不认为中国科学家的研究工作已经好到了距诺奖只是临门一脚的程度。我也无法预测,中国的哪一个学科更有希望最先得到诺奖。

  我比较倾向于相信,自由选择的课题、通过坚持不懈地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努力,是最有希望攀上科学顶峰的,而那种计划学术、实用学术、应景学术,都比较困难。

  问:武汉是高校聚集的城市。我们注意到,高考录取中,越来越多的高分考生远离了基础科学的研究领域,更多地投入会计学、金融学、工商管理等学 科。在一些高校,数学、量子物理、天体物理、分析化学等基础学科需要靠调剂,才能招满学生。对此,您怎么看?欧美等国家是否有同样的问题?对大学生们或者 准大学生有没有什么建议?

  答:越来越实用化的求学倾向,也是世界性的趋势,欧美大学也是类似。一个自由的社会应该人尽其才,每一个人应该忠实于自己内心的判断:我究竟长于什么?我究竟对哪个学科有真正的兴趣?成功的人生首先基于对自己兴趣的寻找、确定、坚持。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近代科学

  问:在《现代化之忧思》中,您关注过科学和宗教。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在讨论中国人的科学素养、科学精神,另一方面,宗教、迷信的东西也很流行,怎么看待时下中国这两种貌似对立的潮流?

  答:我们中国人由于文化传统中既没有科学也没有宗教,因此对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存在不少误解,最大的误解就是科学与宗教是永恒的敌人。

  实际上在历史上,科学与宗教的关系有过多种不同的样式。在希腊时期,宗教与科学相安无事。基督教发展的头几百年,是敌视希腊学术的,但也借鉴了 不少希腊思想。到了中世纪,基督教与希腊思想相结合,应该说进行了一次伟大的和解和联姻。我的看法,没有基督教,就没有近代科学。当然这个话题比较大,这 里没法说得更细了。

  至于日常生活中的迷信跟科学知识够不够不一定有关系。人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东西,他在实验室里可能很理性、很实证、很量化,但是他在恋爱时就未必如此。这种貌似对立其实是因为我们自己的误解。我们总以为人有且只有一种存在方式,但是,人太丰富太复杂了。

  科学家并不天然代表真理一方

  问:再来聊聊转基因。本月21日,中科院院士张启发说,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决策不应依靠民意,应按法规和程序,农业部不敢拍板是不作为,再拖延将误国……

  而也有网络大V说,转基因还正在做猕猴喂养实验,却有那么多院士站出来卖劲来强推转基因产品,不能不令人质疑这些院士与转基因产品是否有一定利益关系。围绕转基因问题的争吵与纷扰,您怎么看?

  答:我有三点看法:第一,稻米是中国人的主粮,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商业化应该慎重,为了不耽误转基因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可以先考虑做别的,比如转基因棉花,不要一开始就主攻食品。

  第二,公众对新技术新产品有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公众是用户,是潜在风险的承担者,公众也有权利质疑国家资助的科研项目,因为国家的钱来自纳税人。

  第三,今天的科学家是职业科学家,靠做科学拿工资、赚报酬,甚至靠科学发家致富,并不是自由的科学家,因此,在重大决策时,科学家并不是中性 的,并不是天然就代表真理一方,而应该追问他或她是否利益相关方,如果是的话,则他的证词就要大打折扣。如果一方面你是转基因种子公司的股东,另一方面你 利用科学家的身份大力鼓吹上马转基因作物,动机肯定是可疑的。

  问:我们的科技预算每年都在增加,那么,您觉得近十年来,我们与发达国家在科技成就、前沿科学的研发等方面的差距是拉大了,还是缩小了。

  答:我的感觉是,我们的科技进步的速度赶不上科技投入的增长速度。过去说经费不够,制约了我们的科学研究,现在经费增长如此快,科学研究的水平 并没有相应的提升,说明搞科学,钱是一回事,但光有钱还是不够的,还应该有对科学研究本身的专注和着迷,应该能够在科学研究的过程本身中体会到快乐、幸福 和满足。

  总有一天会有“无手机日”

  问:您曾经在《城市的命运》这篇文章里写到:“庞大的群居人口不是城市的本质。人们向往城市,因为那里寄托着最美好的生活想象。”然而,我们现 在遭遇的实际情况是,城市,没有使生活更美好,有时候反而使生活更糟糕了。比如,雾霾,交通拥堵,有毒食品,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对此,您怎么看?

  答:现代城市病了,城市病是现代技术发展的伴生物。现代技术带来了地球生态的破坏,也带来了人居环境的恶化。今天,不仅是城市,乡村也一样很糟糕。

  问:《新周刊》曾经做过一期专题《喧嚣的孤独——虚拟网络时代的人际孤独症》,其中有一句话,“我们越来越依赖科技,而不是彼此”。您怎么看大数据科技时代的人和人际关系?

  答:交往技术本来是促进人与人实际交往的,但由于这种技术放大了交往行为的某一方面,使得交往的意义反而受制于交往技术本身。交往技术加快了信息流通的速度,增加了数量,但不一定增加了有效信息,很可能增加的都是垃圾信息。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两人坐在一起但各自玩各自的手机短信微信。

  现代交往技术片面发展了虚拟交往的技术能力,但我们人类并不是很有经验来处理虚拟交往。而且虚拟交往一旦支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会使我们丧失肉身的沉重感,丧失对生命的本真感受。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人们会提出“无手机日”,就像提出“无电视日”“无车日”一样。

阅读(4086)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亿盟258网  1998-2013©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2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186号 技术支持: 北京乾坤化物数字技术有限公司